三个月发生两起命案,资本加持后程维的“本命年危机”

1

  这个周末,独角兽企业滴滴因为一起顺风车司机杀人案而引发众怒,在滔天的民愤面前,滴滴接连发布两封道歉信,不仅下线了顺风车业务,而且还将顺风车业务总经理和客服副总一并免职。

  然而,作为滴滴的创始人和一把手,程维是否应该向消费者道歉呢?无论是作为知名企业家的社会责任,还是滴滴如此体量且关乎民生的大公司的企业社会责任,滴滴的高管都应对外有一个明确的表态,此类恶性事件的反复发生,作为企业家本身已无法与之隔离。

6年打造的新“垄断”公司

  滴滴六年,身经百战,是资本眷顾的宠儿。

  据新京报报道,从2012年创办到2018年初,6年间,滴滴已完成了16轮融资,累计资本超200亿美元,拥有100多家投资者。仅在2017年一年内,就融资95亿美元。滴滴一家成为全世界范围内融资额最大的未上市公司,并拥有强大的现金流。

  在资本的眷顾下,滴滴的两位80后掌门人,CEO程维和总裁柳青身价暴涨。目前,35岁的程维以165亿财富排在胡润富豪榜189位,滴滴的天使轮投资者王刚,也因滴滴获资本青睐估值飙升而身家增长至60亿。

  仅仅6年,估值超过550亿美元的滴滴就成长为“独角兽巨头”。滴滴的速度之快,被程维形容为,每天都像坐在飞速行驶的车上,轮子都要飞出去了,还要不停踩油门。

  回顾滴滴的竞争史不难发现,每一次对抗对手,除了补贴之外,滴滴也会推出一款相对更便宜的产品,费用低廉的顺风车,就是滴滴用来打败竞争对手的产品之一。

  随着与快的和优步中国的“合并”,烧钱大战也随之结束,滴滴也从一家“消灭出租车垄断”的公司变成了一家“网约车垄断”的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在合并优步中国之前,滴滴占据了中国专车市场份额的70%,优步中国占据了17%。而在更细分的快车市场,两者的市场份额几乎达到100%。

  安全依然是滴滴的软肋

  一家独大之后,安全正成为滴滴头上悬着的一把刀,每一个安全问题都在拷问滴滴的管理。

  程维还在去年的互联网大会上推介滴滴的“安全”:“安全是滴滴最在乎的事情”,因为透明和大数据,在线出行方式更加安全。

  然而和快速的扩张和粗莽的成长相比,滴滴对安全的内功修炼显然跟不上出现问题的速度。

  据南方周末不完全统计,过去四年里,媒体公开报道及有关部门如法院处理过的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起,几乎每个月都有。

  50个案例中,有2起故意杀人案,有19起强奸案、9起强制猥亵案、5起行政处罚案件、15起未立案的性骚扰事件;涉及50个司机,53名被害人均为女性。

  但直到2018年5月6日的郑州顺风车杀人案曝光,女性乘车安全才引发全社会的关注。

  然而,与扩张问题相比,安全问题似乎就显得无足轻重了。就在这个月初,程维出席了联想之星十周年大会,他在演讲中多次提到了滴滴的国际化扩张,但遗憾的是,关于几个月前的空姐滴滴打车遇害一事,以及任何安全性相关的话题,他只字未提。

资本加持后的“本命年危机”

  实际上,滴滴一开始做顺风车,是想做社交,因为在滴滴内部,曾一度鼓励员工通过顺风车交到男女朋友。

  “过去你每天在路上两个小时,对于你的人生来说是消耗,但现在通过顺风车你可以认识比较靠谱的人,获得好的社交体验,它就变成了一种收益。这是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一个场景,就像咖啡馆、酒吧一样,私家车也能成为一个半公开、半私密的社交空间。”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曾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非常sexy的场景,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这个方向打。”

  但正是这个非常sexy的场景,让很多司机盯上了女乘客,导致她们遇害。

  在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后,滴滴在发布的几则公告中,仍未见滴滴CEO程维和总裁柳青的身影,而那个将顺风车定义为“非常sexy场景”的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和客服副总裁黄金红则成了“顶锅侠”。

  滴滴、Uber在分别融资10亿美金、35亿美金,准备决战时突然合并,账户资金充裕是出了名的。程维准备1.2亿美金招一个管理人才,同样出名的还有他们号称行业标杆的公关团队,在声明中给出一句“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案件,都将给予3倍赔偿”,这仿佛是在向世人宣告:“这事是我不对,我先自罚三杯先干为敬,下次出事我还喝三杯,你们就别跟我计较了。”

  如今虚岁36岁的程维,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奇迹,一举成为估值500亿美元的企业滴滴的创始人。但前几年的顺风顺水、大佬站台、资本加持之后,2018年对于程维而言显得格外艰难,可以说遭遇了“本命年危机”。但这一切,很明显不是上苍捉弄或运气不佳,而是在现有机制极不合理的情况下,早晚会发生的悲剧。

  综合:新京报、虎嗅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