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另一条路径:脱离团队短板限制,做自己的“最强环”

1

  职场就像一张大网,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有时候,你的个人的能力高低能决定自己是否成功,但是,如果你身边有很多“弱环”,你可能会被拉低到平均水平。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充满各种机会,我们想要成功的事业,可以走不同的路:与其被动接受身边的环节,不如主动做自己的最强环、或者和其他环节强强联合,这样成功的几率会更大。本文编译自medium的原题为“A Metaphor That Will Increase Your Chances Of Finding Success”。

成功的另一条路径:脱离团队短板限制,做自己的“最强环”

《贫穷诗人》

  我最喜欢的画就是施皮茨韦格(Carl Spitzweg)的《贫穷诗人》,现在收藏在慕尼黑“New Pinacotheca”。画中,一个一贫如洗的艺术家躺在破烂阁楼的小床上,屋顶漏雨,还得用伞遮挡。

  施皮茨韦格在1833年成为全职画家。《贫穷诗人》是施皮茨韦格最早期的作品,也是他最出名的一幅作品,或许是因为在这幅画中,他抓住了自己生活中的模棱两可的一面。

成功的另一条路径:脱离团队短板限制,做自己的“最强环”

  卡尔·施皮茨韦格为德国浪漫主义画家以及诗人。也是毕德麦雅画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施皮茨韦格出生在富裕家庭,开始自己的事业时,背后有大笔的遗产做靠山。但是,他的父亲也逼着他学医,学画画完全是自学的。而且,他的画风是幽默主题,也和当时主流画风格格不入,毕德麦雅时期流行的是简单优雅的写实风格。

  画如其人,《贫穷诗人》这幅画中的主人公也很让人困惑。他用被子裹着自己,用伞把天花板上的洞堵住,还把自己的作品当柴火烧来取暖。但是,在这样困苦的生活中,诗人却神色自若,并没有慌乱焦虑。这样贫困的生活,是他自己的选择吗?这样的生活方式能给他带来灵感?还是说,他的天才得不到同时代人的赏识,所以才落得这步田地?还是说,艺术家本人太把自己的作品当回事?

  这些问题可能有不同答案,观者各有各的解读,作品留下的想象空间也正是其伟大之处。我喜欢这幅作品,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现代社会里,如果你是艺术家,其实不一定会落到“屋漏偏逢连夜雨”的这步田地。现在的艺术家不一定发达,但是不挨饿完全是可以做到的。

  生活处处都是网络

  有时候,我们应该再给过去一个机会。这是格莱维尔(Malcolm Gladwell)在他的博客“修正主义历史”中的一句口号。有一集他探讨的是,为什么教育行业中的慈善捐赠一般都出现在贵族学校、精英学校,而不是在更迫切需要投资的学校。他提到一个足球的例子。

  例子来自《数字游戏》(The Number's Game),格莱威尔将教育视作一个“弱环”问题。也就是说,教育产业要想提高效率,把资源分配到没有资源的学生手里,比让本来就有大量资源的贵族学校享有更多资源,效率更高。换个比喻,足球队的整体实力有多强,就看最弱的队员水平如何。“最薄弱的环节有多强,整个球队就有多强。” 这与木桶实则很类似,短板决定了桶能盛多少水,弱环决定了整体的实力。今年的世界杯,不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吗?

  罗纳尔多、梅西、内马尔,都是世界一流的足球运动员,但是他们的球队都进不了四强。这是因为足球比赛要赢,靠的不是一两个超级巨星,而是球队整体水平:哪个球队出错的次数少,就能获胜。而且,就算有最稳最准的进球好手,球传不到他脚下,也是白搭。篮球比赛算是反例。如果球队里有个乔丹,破坏力会大大增加。不管其他队员表现如何,这个重量级队员可以“单枪匹马”地带来胜利,

  “强环弱环”的概念很好用,可以套用在生活中很多不同的场景中,让你改变自己对周围世界的看法。因为生活中处处都是网络,而所有网络都是由环节相互联系,交错纵横。

  我们的身体就是有薄弱环节的系统——只要一个微小但是关键的部分不正常运作,整个系统都会崩溃。交通状况也是如此,一个司机出错,高速公路可能堵上好几个小时。学校则是“强环”系统,要想通过任何考试,就必须给出完全准确的答案。

  但是,在用“强环弱环”概念来理解工作本质的时候,就很有意思了。

  事业与工作之间的差别

  企业之间争夺人才的时候,经常喜欢夸下海口,对职位候选人说,“加入我们,你拥有的不仅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份事业!” 刚毕业的大学生听到这话,会理所当然地觉得,这是雇佣者在许下未来,跟着我干,将来绝对不止干这个职位里的工作;”只要你帮公司增长,我就给你灿烂明天”的空话。现实通常没有那么美好。

  你现在做的工作,可能就是“弱环”体系的工作。比方说在德国,餐厅里服务生的小费不是分开计算、看个人表现的,而是所有服务员将收到的小费都上交,大家再平分。这么一来,表现好虽然重要,但是平均收入会被表现欠佳的人拉低。假如你是系统中的强环,你就是为弱环做了贡献,自己的收入被拉低了。大部分工作都是如此,能获得多少看的不是每个人的表现,而是整个团队的产出。

  这是因为雇佣本身就是“弱环”体系:让大家都有工作,比只让少数优秀的人有工作,能带来更大的福利。现在的职工平均每四年就换一次工作,就是因为在原来的公司里会错失机会。但是,有一点值得注意:

  你的工作遵照的可能不是“强环”的游戏规则,但是你的事业却一直是收益与表现挂钩的。

  你就是自己事业的最强环

  互联网的存在,已经将做生意、做企业所需要的资源大大地民主化了。也正因为人们资源的利用率提高,用更少资源就能完成更多任务,小公司的数量爆炸性上升。各种新型工作也层出不穷,大家也纷纷尝试。

  这么做实则很聪明,相当于在系统中创造了更多新环节,有了更多表现的机会。而且,我们只需要事业上中有一个好项目,就能获得新的机会,就有潜力得到自己想要的工作,获得成功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比如,在YouTube上被发掘的歌手比伯,还有FaceBook最早的一批员工。这样的例子听起来有点极端,但是从微观的层面上说,我们的事业也可能会走上同样的成功之路。

  你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切入,找一个看重“强环”的工作,尤其是那些几次成功就可以极大地增加你的收入和名气的工作。所有艺术家都有这样的机会。另外,还有一些工作是按提成算收入的,比如房地产和大部分销售工作,或者早初创公司工作,或者处理投资交易类型的工作,会给予员工股份奖励。这些工作对于工作能力强的人来说也很不错。

  面对改变 多数人的反应总是慢半拍

  在画家施皮茨韦格的时代,《贫穷诗人》是艺术家们的常态。他的这幅画,或许就是当时社会的一个缩影。可想而知,要不是有家里的财力支持,施皮茨韦格很可能不会选择艺术家的道路。当时的人们选择很少,个人网络范围也很小,在自己所在地方的名声非常重要,那么自然会有大多数人选择比较稳妥的职业道路。

  在过去两千年里,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互联网不仅将资源民主化,也让个人可以有在家里创造新环节的奢侈。不只是靠自己的努力来创造,有时甚至新的环节会找上门来。互联网已经有了30年的历史,但是人们对其本质还是有些懵懂。

  施皮茨韦格向慕尼黑的艺术评论家展示《贫穷诗人》的时候,是1839年。当时他们不以为意,有些看不上。直到画家去世后的两年,作品才受到别人的赏识,被美术馆收藏了。假如那个时候就有Instagram,画家能直接向世界分享自己的作品的话,或许就有人能向他抛出橄榄枝。

  我身边就有很多年轻、聪慧,对技术很熟练的大学毕业生,但是他们创造新环节的努力仅限于在某处实习后更新自己的领英档案。身处在大把机会改变现实的时代里,这么做有点像死守着跑《贫穷诗人》的生活方式。

  对着森林呐喊 森林会予以回应

  我全心全意的相信,要想从自己的事业中得到最大的价值,你需要做的是事只有一件:

  创造。

  你可能觉得,我自己作为作家,这样说好像一副很轻松的样子,但是我确实这么想。你都不一定非得是有创意的类型。你可以记录自己每天的生活,每个人都是有趣的,每个人生活、居住的地方也都很有趣。如果你的专长是会计,何不向大家展示会计业的发展状况?如果你不喜欢在大家面前鼓捣,你也可以在自家地下室里鼓捣,跟着自己的兴趣发展,然后将创造的成果展示在是界面前。

  不管你打算做什么,都别忘了屏幕后藏着来自全世界各个角落的观众,让他们也参与进来。德国有一句谚语,“当你向着森林呐喊,森林会予以回应”。但是只有那些真的付出努力、喊出声的人,才能获得回报。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要将自己的事业当作一个强环游戏来玩。在你前进的路上,会有很多人死守着常态的工作,把自己当受害者,认为自己无力改变现实,你不该走进他们的圈套。他们会千方百计想说服你,但是你可以无视他们。这可是过去的贫穷诗人们没有的奢侈。

  我之所以这么喜欢《贫穷诗人》这幅画还有一个原因, 它提醒人们要努力工作,要保持谦虚。只要我们能坚持这两点,我们就是自己最强的环节。在这一点上,倒没什么模棱两可的地方。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